秋洺.戰

平凡的高中生。
冷門漫畫風安靜原作黨。
尋找各個巷弄中的咖啡館以及餐廳的饕客。
臺北車站地下流浪者。
216巷美食探索者。

(2012-8-1)那之後

外面下著雨,我站在人群中。這個莊重的場合中,所有人面向標著框的相片,相片中的女孩微微笑著;和現場的氣氛完全相反。

“那麼請家屬隨我向親人說最後一聲再見。”

“請說出最終想說的話吧,講完後,離開時請不要回頭。”

絕對不會回頭的。但是看到她時,我說不出話,只能默默想著:我會幸福的,所以你就安心的去吧。我怕我開口,就會崩潰,抱歉,但我覺得你會知道我想說什麼。謝謝你,永別了。

“想說的都說了的話,請家人隨我離開了。也請家人不要回頭。”

沒有回頭,我離開了。

得年15歲。無法用享年的年紀,還有太多事沒有經歷的年級。

隔壁的葬禮,敲鑼打鼓,恭賀著83歲的爺爺享受完了人生,去享受天堂了。...


(2012-4-20)

雨打在落地窗上,發出近似震碎玻璃的聲響。大理石的地面散發著冰冷的氣息,挑高的天花板白得令人暈眩。我坐在木頭的板凳上,背靠著冰涼的牆。

她站在我的對面,對著我笑,然後環顧這畫廊中的每一張畫。門突然被打開了,他收起傘,傘上的雨珠順著骨架滴落,濺在大理石地板上。她和他對視了一眼,她衝出了大門,大門隨著她的身影漸遠緩緩地關上。我沒有動,依舊面癱了一樣坐在板凳上。他看完了每一張畫,最後走回其中一張畫前,用平靜的語調說:“這張畫裡的人……很寂寞但很善良,有種淡淡的溫暖呢……”他說完看了我一眼,拿起傘也離開了。

雨聲小了,我恢復了一些知覺,打算離開,打開大門時卻發現雨還是很大。轉頭發現傘架上還有兩隻雨傘...

© 秋洺.戰 | Powered by LOFTER